首页 > 千岛警苑
消失的院落
信息来源:舟山市公安局    发布日期:2018-06-22

/ 舒笑晗

推土机挥动着长而有力的胳膊,泥墙夹杂着黑瓦以拉枯催朽之势迅速倒下。记载着我整个童年,在异乡让我魂牵梦萦的院落,转眼成了一堆废墟。发小们的嘻笑打闹声,大人们的训斥声,鸡、鸭、猪等牲畜的讨食声,我们的院落曾是多少热闹。因为它,童年生活是那么温情、

安定、慈祥,我不能想象,若抽掉“院落”这个页码,那我的童年还剩下些什么!

我们的院落方方正正,有前门和后门,前门是主要通道,后门连接后山,是晒东西的场所,更是小孩的天堂。院落中间是大家共用的天井,有一株白杨树和一株栀子花,加一块二十平的空地。院落里有九户人家,四十来人,大大小小的孩子有二十多个,所有人家的大门都朝着天井,房门上都有一个洞眼,门背有门栓,开关门时,把食指伸进门眼,搭住门栓,往门框上轻轻一拉一推就行了。大人出远门从不用为小孩无人照看,牲畜无人喂养担心,阿婆阿

公会帮大家料理得妥妥当当。小时候的我不会想到,曾经的院落,会让我如此依恋,它对现在的我而言不仅是一个单纯的物理空间,是我寂寞、孤单、受伤时抚慰人的精神寄托,它,无可替代。

规规矩矩坐在餐桌前吃饭,如今已成了习惯,可回想院落里的生活,一年到头又有几户人家有几餐是坐在餐桌前吃完的呢?天井平地周围,摆放有长长短短七八条如雨花石般光滑的石凳,它们总被收拾得干干净净,冬天还仔细地裹上稻草。吃饭时间到了,那儿就是大院的餐厅,人们端着满出尖的饭菜,聚到石凳上,比较着谁家的菜丰盛,聊着庄稼的收成,传播着有限的八卦,也有看见别人碗里菜嘴馋的,直接把筷子伸到了别人的碗里。当然,最忙碌的是孩子,吃饭时也一样,记得最爱玩的就是给蚂蚁喂食了,先从碗里拿出一粒米饭,拿一根细棒插在上面,放在蚂蚁面前,等蚂蚁爬上米饭后,再拿一块石头压住,看着蚂蚁从一只慢慢变成了一群,压的石头也从小变大,看着蚂蚁齐心协力费力地拖着米饭,总有一只小手伸出来坏坏地压住石头,直到大人悠扬的呼唤声“宝宝,吃好了吗,要洗碗了”一遍遍传出,我们才撤掉石头,大口大口地吃完早已冰冷的饭菜。

如今,过年就如嚼了长时间的口香糖,没了味道。可回想儿时在院落里的过年,是多么让人期盼,让人兴奋啊。捣年糕开始了,天还墨墨黑,大人们就开始忙碌了,“吱嘎吱嘎”石磨动起来了,“怦怦”石臼上热气升起来了,那些都是男人们的活;在厨房里忙碌的当然是主妇和年老的了,烧的烧,蒸的蒸,做的做,热腾腾的年糕出来了!我们这些小毛孩当然也是不得闲的,哪儿忙往哪儿钻,不用担心大人们发脾气,他们被过年的空气灌得整天乐哈哈的,没了平日里的一点威风。整个院落从老人到爸妈,到小孩,齐刷刷地为一件事情忙碌着,这种万众一心的忙碌把整个院落烧成了沸腾的大锅水,热气冲天,而孩子们就是沸水中的汽泡,把过年的气氛搅得滚烫滚烫。

村口的杨柳一年一青,院落里的亲人却在岁月中渐渐老去,现在连院落也走进了历史的长河里不见了踪影,可我有什么好惆怅的呢?黑瓦泥墙是不见了,可院落早已带着亲人们的体温,指纹,足迹,容颜,以及所有的光阴故事走进了每一个在院落生活过人的生命里,它繁殖着我们的记忆与情感,丰富着我们的人生与岁月,承载着每一个游子对故土深深的眷恋,它,又怎会消失呢?

浙江省舟山市公安局主办 浙ICP备05000022号|浙公安网备33090202000393
联系电话:0580-2072025 “我为政务网站找错”监督举报平台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