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千岛警苑
三读余华《活着》
信息来源:舟山市公安局    发布日期:2018-06-16

/ 周 璐

最初我们来到这个世界, 是因为不得不来; 最终我们离开这个世界, 是因为不得不走。福贵关于生活的故事,以歌谣开头,以歌谣收尾。青春何处放,尘网误还乡。小说以福贵的一生及家人的命运转折为线索娓娓道来,通篇以一个又一个死亡串起人生的起承转合。作者把重复发生的死亡事件镶嵌在日常琐碎的生活里,放大了“苦难”的广度和深度,使渺小而软弱的人物面对巨大的“苦难”时形成强烈的力量悬殊,产生一种压倒性的命运感;同时,也通过放大人物饱受命运的摧残凸显了他活下去的坚韧。“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的,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”,作者一开始就告诉了我们,但我却反复读了三遍,经历了人生中那样的十年。

一读《活着》,那年我19 岁。面临着高考巨大压力带来的身心俱疲,全家人的心情伴随着我一次次如同“过山车”一般的模拟考试成绩忽悲忽喜,渴望成功的压力让我觉得喘不过气。那时我第一次读到了余华的《活着》,整整一天,从有庆死掉开始哭到读完,家珍望着村口的那条路说以后再也看不到有庆在这条路上跑了,那种作为一个母亲的悲凉深深地揪痛我的心。在福贵粗暴的教育下,在贫穷面前他依然是那么快乐地活着。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迷路者,我们都是按照自己认定的道路寻找方向。念书的时候,我的生活中汇集的都是课本中的语言,那时的我觉得,高考,才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归宿,活着的意义是为了父母的荣光和自己对更美好生活的渴望。

二读《活着》,那年我22 岁。大学毕业季与同学互道珍重,然后挥泪各奔东西。有同学告诉我,还没毕业的时候父母就为她安排好了医院里的工作,朝九晚五,按部就班;有同学聊起来,他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,每天天还没亮透就坐上大巴车穿梭在几个城市之间辛苦奔波,只为了谈妥几笔订单。那时的我已经是一名大学生村官,做着一些繁琐的基层工作。再读《活着》时,为福贵一生从地主少爷到一贫如洗的跌宕人生所惋惜,却也被他乐观豁达为生计温饱发奋图强、顽强挣扎的精神所感动。他用自己的骨气告诉别人,就算贫穷我也坚强地活着!

三读《活着》,今年我29 岁。四年前,我如愿考上了公安队伍,成为一名基层派出所民警。很多时候,基层工作用“5+2”和“白+ 黑”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。基层一线最贴近群众,日常接待的都是群众间因生活琐事产生的纠纷与生活求助,常常全所民警通宵加班只为了办理一个案子,忙碌了一晚眼见着天已蒙蒙亮,大家都会互相调侃:“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!”有时候我也会犯糊涂,这么拼命我们到底为的是什么?再一次我又拿起了《活着》。我们说福贵不幸,因为总在他一生中不多的“好日子”和生活的“希望”来临时,受到命运给予的沉重打击。但其实他每时每刻都是幸运的,因为任何灾难面前都可能再加一个“更”字。因为这些,生命能够在得到和失去中辗转成长,变得厚重,拥有独一无二的印记。而我们的从警生涯亦不是如此,为了我们的信仰,为了我们的誓言,为了我们能更好地守护这片土地,我们一直在奋斗,好好地活着!活着,活下去,用生命欢腾炽烈的力量感去迎战生活真实的苦难,用每一个精彩的过程证明自己是直面人生的勇士!

浙江省舟山市公安局主办 浙ICP备05000022号|浙公安网备33090202000393
联系电话:0580-2072025 “我为政务网站找错”监督举报平台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