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千岛警苑
那个背影
信息来源:舟山市公安局    发布日期:2018-02-27

    / 程小靖

许久没回老家,年底向单位申请了探亲假,单位领导很爽快,给足了20 天假期,大年初二一值完班,我急忙收拾好行李,径直踏上了北上的列车。

  列车向北一路飞驰,到达终点站已经是初三晚上6 点左右,只见站前广场灯火通明,密密麻麻挤满了接站的人群,汽笛声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,处处洋溢着欢乐祥和的节日气氛。

    我拖着笨重的行李箱,跟随着人群朝出站口方向移动,刚走出没几步,路灯下那高大而熟悉的背影顿时映入了眼帘。只见父亲伫立在来往的人群中,踮起脚尖四处张望,显然没有发现我已经走了出来。我赶忙小跑到他身边,父亲看到了我,黝黑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之后便接过行李,麻利地搬上身后的大巴车,上车选定了座位便招呼我过去坐下。望着父亲蹒跚的背影,我突然才意识到他的双鬓又多了些许白发。

    由于正好赶上春节,自然少不了走亲访友,吃喝玩乐,短短20 天假期很快也接近了尾声。临出发前几天,父亲便开始为出行做准备,尽管我一再强调自己什么都不缺,但他仍显得不是很放心,左叮咛右嘱咐,小小的行李箱塞满了各种物品,生怕少了些什么。临行前夜里,一家人促膝长谈了许久,谈生活、聊工作,父亲话不多,偶尔插上几句嘴,但只言片语中,时常能感受到那股贴心的温暖,因为要早起赶车,我提前睡下,睡前他又仔细地拾掇一番这才算罢了。

    翌日天刚蒙蒙亮,他便早早起床收拾,父亲身体不好,我坚持不让他送我,但无奈执拗不过只好作罢。两人赶到车站,差不多也快到发车时间。父亲放好行李箱,钻进车厢找了个靠窗的位子,拾掇好招呼我进去坐下,又递过来一些吃的,过了一会又说:车要开了,到了打电话。说完起身走出了车厢,他走了几步回头看我说:去那边照顾好自己。不一会儿汽车缓缓驶出了车站,父亲站在人群中,久久没有离去,透过车窗,他消瘦的身影越来越远,等到变成一个圆点完全看不见,我才回过神来,不知不觉眼角已湿润。

    父亲生于上世纪60 年代,作为家里的老大,不仅要帮爷爷奶奶料理家务,还要照顾他的弟弟妹妹们。父亲悟性极高,读书时成绩总是名列前茅,只是后来家境实在贫寒,读完初中后便辍学在家继续支持叔叔读书。记得小时候他经常对我讲,与他同龄儿时的伙伴有些当年成绩还远不如他的人后来都坚持学业,并外出闯荡颇有建树。小时候不懂事,并没有体会个中深意,后来渐渐长大,才从他的话中听出些许淡淡的伤感和遗憾。为了完成他的心愿,在镇上读完小学后,父亲将我和姐姐送到城里教学条件更好的学校读书,此后便是放假才回家一趟。每逢回家,他早早地在车站等候,看见我们,总是带着微笑,远远地就说穿得太薄,头发太长之类的话,之后便像迎接客人一样将我们迎进屋,继续张罗饭菜,恨不得把好吃的一次性做出来。在外求学这些年,我们总是聚少离多,参加工作之后更是难得见上一面,父亲也是四处奔波,用勤劳的双手和厚实的肩膀挑起了家庭重担,实属不易。

    汽车沿着公路渐行渐远,迷迷糊糊中,我好像看到了那高大魁梧、和蔼可亲的背影,这一走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,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又来了。

浙江省舟山市公安局主办 浙ICP备05000022号|浙公安网备33090202000393
联系电话:0580-2072025 “我为政务网站找错”监督举报平台 网站地图